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巴伦周刊封面文章企业网络专用化

发布时间:2020-07-21 18:27:30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摘要:企业采用的称为专用云系统的增效、虚拟化的电脑网络开展得的是如此顺利,美大企业为下阶段云计算(cloud computing)所做的准备,可能会比华尔街或硅谷预计更早。

关键词:云系统企业网络专

企业采用的称为专用云系统的增效、虚拟化的电脑网络开展得的是如此顺利,美大企业为下阶段云计算(cloud computing)所做的准备,可能会比华尔街或硅谷预计更早。但因下一步许多数据处理服务要外包,这种势头必定不会受到向美大企业供应电脑软、硬件的科技产品供应商的欢迎。换言之,企业客户会逐渐削减大额订单,而把开支更少的订货转向电脑服务供应商(computer-services provider)。

此前一般都认为,已握有大量现金,并公布销售收入和利润获得改善的美跨国大企业随着经济复苏获得动力,将在未来数年稳定增加在科技产品上的开支。信息科技类股票也会因此受益而上涨。

但真实情况并不如人所愿。即使没有云计算效果的影响,高盛公司现认为,科技类企业去年销售下跌,今年5%,明年3%的增长预测都是虚假的复苏。还有业内专家认为,科技领域开支可能遭遇另一个核冬季,情况可能更糟。科技产品供应商今后会面临增长困境。

有专家预计,随着企业网络朝着”公共”云计算(‘public’ cloud

computing)的新阶段发展,资本开支预算中的科技产品开支部份会减少。在此新阶段下,一批新科技机构会以收费方式提供云计算所处理的众多任务。

当今,最主要的电脑服务供应商是亚马逊公司(),随后是谷歌和微软。已有数家像Intuit这类提供来自云的软件作为服务(software-as-a-servicefrom the

cloud)的企业。在未来的转变趋势中,损失最大的将是惠普、戴尔、甲骨文、思科和IBM这几家大企业。

云计算概念来自将各个网络连接到互联网上,使得各自电脑数据中心(computer-data centers)相互连接。新的虚拟化科技持续推动着这一趋势。服务器虚拟化软件(server-virtualization software),特别是由市场领袖VMWare公司出售的这类软件,通过运行1个以上的操作系统,然后把各类资源分配至所需之地,以提高效率。它能使1套电脑系统代替数台电脑。换言之,在做同样工作时,以上办法只需更少电脑设备、员工、电力消耗和软件。VMWare产品和能够执行云计算科技(cloud-enabling technology)的快速增加,也是企业加速采纳这一概念的另一迹象。

一套专用云系统通常由调用(deploy)该系统的企业所拥有和运行。最终转向公共云系统(publiccloud)意味着,该企业几乎所有信息科技运行(information-technology operations)可能都是由拥有一系列巨大的强劲数据中心的第三方管理。这正是亚马逊和谷歌进入的领域。其最简单形式是,企业仅通过互联网便可使用自己的数据,如同消费者无需在自己的电脑上存贮所有相关信息一样,他们就能使用所需软件。

据独立研究机构Primary Global

Research去年对科技产品供应商的调查结果显示,参与调查的企业中至少有10%表示,云科技在2011年前会成为自己发展策略的一部份。然而,该调查机构现在相信,已有80%的参与调查企业正在实施包括云计算在内的计划。美国早期采用专用云科技的企业包括嘉信理财(CharlesSchwab)和Revlon。欧洲在这方面的进度更快些。荷兰皇家壳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已签署了把所有数据中心转移至美国的5年期合同,而荷兰和马来西亚则转向了德国电信(DeutscheTelekom)麾下机构运营的公共云系统(public cloud)。

专家们认为,这类经济行为可能意味着未来20年的企业科技最活跃的变革已提前到来。这可与客户-服务器/个人电脑系统(client-server personal-computer systems)超越小型机(mini-computers)和巨型机(big-ironmainframes)所造成的中断相提并论。

近期内,企业还会继续在自己的专用云电脑系统(private cloud-computer systems)上投资。这会使IBM、HP、戴尔、甲骨文和思科这类出售服务器、存储器、PC机、商用软件传统科技巨头受益。但市场正开始表现出在长期上的差异。据金融投资专家的看法,除了IBM外,其他科技巨头都已是成熟型企业,故它们的股票估值都受到了打压。

投资专家认为,亚马逊和谷歌全球性的规模让他们在采用新科技上占有优势,两者的数据中心设施遍及全球,具有以低价格提供高品质的服务、分析和应用潜力。因它们在核心商务电子和广告业务上的盈利能力,两企业股价也很高,以动态市盈率计算的估值分别达46和18倍。亚马逊和谷歌上周股价分别达每股169.13和612.53美元。

硅谷出现的像社交网络和移动服务类的新一代创新企业已把亚马逊和硅谷的云服务(cloud services)汇集于自己提供的服务中。随着这些创新企业增长,亚马逊河和谷歌也会随着一同增长。专家认为,亚马逊690亿美元的总市值会在未来的2-3年内扩张45%,达1000亿美元。

微软应具有参与这场竞争的工程能力和地位优势,但它因起步晚于亚马逊和谷歌,并与自己的传统业务形成竞争。微软的相关业务部门并不想为用户提供像亚马逊和谷歌采用的一类基础结构,但它提供能让客户自己运行众多以Web网为基础的软件应用程序(Web-based software

applications)的平台。IBM虽然目前仍在提供有助于构建专用云网络(private-cloud networks)的Web网服务,但它可能是另一个竞争者。

专家们认为,若客户-服务器时代的巨人思科、甲骨文和HP想要加入这场争夺战,它们可能需要进行一些企业收购活动。随着它们的客户转向云科技,这些巨头为售出更多存储器、服务器和网络设备,会在缩小的企业市场份额上展开残酷竞争,以最终成为市场上为数不多的主要云科技服务供应商(cloud-service providers)。

目前潜在收购目标的确有数家企业,而它们主要是从让客户能廉价使用,而不是拥有自己的数据空间的方式开始入门。它们当前正努力让自己脱胎换骨,成为真正拥有能够增值的云服务业务(value-added cloud-services operations)。它们一般都是私人持有,且资金充裕的云服务企业,其中还有几家为全球著名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和Facebook提供服务的企业。

责编:lyre

成都磨骨医院

南京牙齿矫正医院

沈阳面部填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