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带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织带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田朴珺王石曾触碰我的禁忌不介意我有男闺蜜名医汇

发布时间:2019-09-27 22:36:32 阅读: 来源:织带机厂家

田朴珺:王石曾触碰我的禁忌 不介意我有男闺蜜

田朴珺

简单来说,这篇文章要告诉你的,不仅仅是“田朴珺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结论,还包括她眼中的王石——那些关于相识、相恋以及相互了解到尊重彼此的故事。

田朴珺刚刚获得了一项年度褒奖,联合国妇女署评选2013年度女性,主题是“平等最美”,给田朴珺的提名理由是:

“她很特别,她改变了人们对于女性的职业刻板的印象,她可以是演员、制片人、商人,她甚至改变了人们对于成功的定义。”

一年多以前,田朴珺为大众所知,除了她出演的几个角色,更多是因为她和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的恋情。围绕这一恋情的部分舆论,和上述提名南辕北辙。

60岁的王石,找了小他30多岁的田朴珺;地产巨鳄找了年轻女演员;各种混搭让王田恋成为一个重磅新闻,或者说,绯闻。在流言中,长江商学院也成了名媛或者演员与成功商人结交的场所。

她的朋友们为此着急,“Meme(田的友人对她的称呼)完全被标签化了,她还有很多面,根本不是那个样子!”而田王恋本身,“也有太多被曲解的地方”。

今年5月份,人们忽然发现这位“王的女人”出现在《中国合伙人》的联合制片人一栏中。据说田朴珺出面安排了在纽约和天津拍摄的许多事宜,对陈可辛帮助不小。电影大获成功,似乎证明了这位EMBA毕业生的商业眼光和才能,但《中国合伙人》还不足以说服所有人。

在和田有限的几次交往中,我无法对她做出终极评价,但有几个地方可以肯定:

她绝不是小鸟依人型的女人,如果一定要和鸟放一起比,她更像是一只海燕。

她看上去极为粗线条,双脚放在椅子上,“这样舒服,为什么不这样?很快就变熟人了,熟人之间不用这么矜持啊。”

除了影视里的妩媚角色,很难想象她会向别人展示所谓“女性的柔媚”。

她有能力把很多人变成哥们,和男人交往时,她几乎是一个可以被忽略性别的人,甚至她自己也会忽略性别。

她的朋友说:“田是条女汉子”。她快言快语,总是直接明了地表达快与不快,把她当成一个容易打交道的合作者会更好。

很多人把她和邓文迪相提并论,冷眼旁观她的风光。她在专栏里写自己与陈可辛的交情,换来的却是一场风波。显然,人们没有耐心去了解事情究竟如何,却更倾向于相信一个算尽机关向上爬的女人总会露出破绽,但田始终不置一词。

几天前,被问到“男闺蜜”风波是否另有隐情时,她的回答依然是:田小姐没有更多需要发表的观点。

但在和《壹读》对话中,田朴珺还是回应了一些针对她的批评和传言,并首次回应了她和王石的情感现状,以及一个女人在这个世界里应该扮演的角色。[1][2][3][4][5]下一页尾页那些评价就不重要了

壹读:被“独立女性”奖提名,吃惊吗?

田朴珺:最开始我有点小小意外,怎么会找到我?我毕竟还年轻,但过后又觉得很合适,因为他们评的是“独立女性”,我了解我自己,我认为这是最准确的标签。

壹读:但外界给你贴的很多标签是相反的吧?

田朴珺:有些人会觉得,田朴珺最不需要独立啦,也不可能会独立啊,“从属性”、“依附性”、“靠什么……”还有更难听的,但我单方面宣布这些标签对错没有意义,了解我的人,我在乎的人,都觉得和事实不符,只通过想象或者一般社会经验给我贴标签的,我也没有办法,我不可能事事解释,只能通过不断做事来证明自己。

壹读:介意别人说你吗?

田朴珺:我不想说“我不在乎你们”,“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样的话谁都可以说,但有多少人能真不在乎?我当然在意我的名誉,但我也没办法跟这个世界说:“你们都错了,都闭嘴!请听我说!”最有效的是踏踏实实做事,做更多的事,如果大家觉得田朴珺做事还不错,议论自然就没了。

壹读:你定义的那些偏见会伤到你吗?

田朴珺:前几天,我一个认识十年的朋友,他的家人突然发短信给我:“你好,我们是谁谁谁的家属,很遗憾地通知你,他今天去世了,在哪里哪里参加追悼会。”我当时惊到了,一年前还是生龙活虎,一短信就阴阳两界。我举这个例子是说,人这一生真的非常短暂,有时结束会非常突然,每个人看起来好像都坚挺地撑在那里,但说不定哪天就走了。想到这层意义,那些评价就不重要了,至少我接到短信泪流满面时是这样想的。

独立的女人要有独立的钱包

壹读:你的助手说你像台工作机器,是吗?

田朴珺:是,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我的职业身份决定了,我每天要做数次变身。首先我是个商人,会做一些和地产相关的商业项目,这是我的老本行;其次,我还是制片人,《中国合伙人》之后,有几个本子在做开发,有些已经筹备了很多年;最近,我还加入一个和宫颈癌有关的公益项目,我希望能帮助到别人,这是我最大的梦想,只是现在还未成型,说太多也没有意义。

壹读:忙?

田朴珺:每天七点多起床,开始一天工作,白天要面对一拨一拨的商人,他们工作时间多在白天;晚上要面对一拨拨编剧,他们工作时间多在晚上,经常一聊就到两三点、三四点。几年下来平均每天睡不到五小时,但我的精力还不错,属于那种睁眼就不困的人。

壹读:闺蜜们怎么看你的生活节奏?

田朴珺:闺蜜(笑)?两周前,我约一个朋友在昆仑饭店大堂谈事,结果那哥们临时有事想改期,我说不行,一延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说就在大堂等你吧,只要酒店不轰我,我会一直待着。那天正碰到一个朋友,我就说我干吗干吗呢,他特别疑惑,说你有病啊,干吗不让自己轻松点,你至于这样吗?这就是我朋友的态度,还有人从性别角度给我分析:你一女孩用得着这样吗?写专栏干吗啊,熬夜赶稿累不累啊?皱纹会长很快的……我每次都郑重回答:我想实现自己的梦想。

壹读:梦想是什么?

田朴珺:我的梦想……我希望有一天我能为人类服务,我非常希望有一天能做到这样。就像释迦牟尼佛的教导。这需要我有足够的能力,而现在,我离这个目标还差很远很远很远。但是,我首先已经完成了独立女性的第一步:我通过自己的工作实现了财务自由。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尽管有多重身份,但是田朴珺依然时常被人们以一个娱乐明星的角色看待,大多数时候头衔依然是“王石的女朋友”。她想摆脱这个标签,证明自己。

王石触碰过我的禁忌

壹读:他们有没有这样的潜台词:“王的女人,需要这么工作吗?”

田朴珺:我猜也没意义,但对我来说,不论是谁的女友或谁的女儿,我都是独立生活在这里,都要独立面对不同的人,独立承担不同的事,独立面对这个世界,尤其是精神的世界。

壹读:为什么这么强调独立?

田朴珺:一个人活着,归根结底要有尊严,最重要的也是尊严。钱可以买来奉承,但买不来真诚;钱可以买来威严,但买不来尊严。“尊严”有两个最重要的前提:一是经济独立,二是思想独立。所以,我到这个世界的目的,不是成为谁的女人,谁的女朋友,谁的老婆,我想踏踏实实地走到世界的尽头,未必很精彩,必须有意义。

壹读:王石听你这样讲,会开心还是不开心?

田朴珺:你应该问他啊(笑)。

壹读:你比我更了解啊?

田朴珺:你把《壹读》杂志寄给他,看他怎么说(笑)。

壹读:你会动用王石的关系做事吗?

田朴珺:我没有动用过,他也不喜欢我去动用,如果他认为我总是想动用他的什么,想通过他达到什么,我们早分手了,这在我们的感情里是一个禁忌,至少我会把它当做禁忌。

壹读:怎讲?

田朴珺:我跟你讲个故事,我们刚认识时一起去日本,当时我有个一年多次往返的签证,他有个三年多次往返的签证,我好奇地问他:“你这个签证怎么办的啊?”他给我的回答是,“我不会给你办的!”我当时就怒了,我觉得简直是奇耻大辱,我说请你不要把我想象成一个要黏附于你、从你这儿获得什么的人,我只是问你怎么办,只是咨询一下,我有良好的记录,应该能申请到,申请不到就算了,请你不要这么和我说话。实话说,如果不是因为出租车在行驶中,我肯定摔门而走了。他可能觉得我触犯了他的禁忌,但他的回答也触犯了我的禁忌。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看我生气,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当然,那时候我们刚开始交往,彼此没那么了解。后来这么多年,我可以这样讲,如果不是因为我足够独立,不是因为他足够有原则,我们可能走不到今天。

壹读:不会用你觉得不尊严的方式求助别人?

田朴珺:绝对不会,我希望有尊严、平等地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生活,如果变成我求你帮我找个人,帮我托托关系,这不是我做人的方式。而且我有能力解决问题,为什么要通过你呢?再说老王这个性格,他很难很快和人熟起来,一些朋友反而因为我才慢慢和他熟起来。

壹读:和外界想的有些区别?

田朴珺:有人会认为,我肯定用了老王不少关系,我理解这样的联想,但真不是那么回事。他刚去美国的时候,主动选择一切从零开始,过一种跟国内不同的清静生活。我去的半年里,自己结交了一些华尔街的朋友,偶尔周末这些朋友会邀请我去他们的庄园,还请我带上男友,我就拉上老王:“别在波士顿受苦了,过来改善下生活”。

壹读:他们会因为你是某人女友才带你玩吗?

田朴珺:一帮美国人啊,根本不知道他是谁,我也不会到处跟人说我男朋友是谁。说白了,对我来说,我是谁谁的女友根本不重要。如果一个人因为你是谁的谁谁谁才怎样,这会让人不舒服,所以我和他的新闻出来时,挺多朋友还挺诧异,说我保密工作真好。其实我没有刻意保密,只是不想到处说,毕竟是我个人的事,毕竟是私人空间的事。

壹读:这段感情对你知名度提高帮助应该很大吧?

田朴珺: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当然,我不否认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只是想说说我的逻辑。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尾页2013年5月,田朴珺在《中国合伙人》首映式上,与陈可辛的家人在一起。

我承认自己是女权主义者

壹读:作为“独立女性”,你会花男人的钱吗?

田朴珺:请客吃饭算不算?而且我也请他吃饭,虽然我们不是AA制,但我心里经常会有一个概念,今天你请我吃,过两天我请你吃,我和朋友出去吃饭,也是这样,这是我的习惯,不管对朋友,还是对他。我觉得, “新独立女性”的标签,我是可以带的。

壹读:有没有人会觉得你是个“女权主义者”?

田朴珺:有个朋友还真跟我讨论过,他说我是个女权主义者,我开始极力否认,后来他找了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定义,说女权主义者就是“独立、积极,然后认真地面对工作、面对生活,不想依靠任何人”,我一听,都挺符合我的啊,如果这样定义女权主义者,那我就是。

壹读:你眼里,男人是什么?

田朴珺:通常人们把“男人”跟“男性”等同,人们说这是个“男人”,等同于说这是个“男性”。但对我来讲,这两个词是分离的,我会把“男人”这个词等同于独立,积极进取,锲而不舍,刚强意志,信守承诺,敢于担当。我从小的经历是,“男人”这个词和“伟岸”相连的,甚至是一个形容词。可能因为生活的缘故、压力的缘故,越来越多的女人进入到职场,去单打独斗,去面对整个社会。

壹读:感觉越来越多的女性像你描述的“男人”?

田朴珺:对,越来越多的女人其实同样独立、奋斗、拼搏,甚至敢于担当,在面对强大压力的时候,女人的韧性甚至比男人还强。但这个社会对女人做事是有成见的,比如男人得到提升,往往因为他的未来,人们觉得他不错,看好他的未来,所以给他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而女人想得到提升,人们看重的往往是业绩,是她曾经做过什么。这是多大的不公平!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昨日,由某网站举办的2013女性传媒大奖在京举行,田朴珺勇夺“年度突破女性奖”,田亮一家因在《爸爸去哪儿》的优良表现获得“年度家庭榜样奖”,“年度女性榜样奖”由海清、尚雯婕和刘涛共享。在接受采访时,曾因“红烧肉”引发火热话题的田朴珺,当天现场破例畅聊男友王石,并力赞王石做的饭是最香的。

近来田朴珺化身“专栏作家”,先后撰写了与陈可辛、《中国好声音》导演金磊等“男闺蜜”的情谊,一度引来陈可辛反弹,而田朴珺本人并未对此做过回应,相反将“闺蜜”主题进行到底,近期又写了一篇与老外好友的故事的专栏。昨日,田朴珺直言王石并不介意自己拥有“男闺蜜”,“其实我们两人私下也不会讨论网上的传闻,任何关系的建立都要有一个彼此尊重的基础”。她坦言,自己从来不在乎别人对她的评价,“太在乎别人的说法,生活就太没意思了”。

田朴珺因与王石的恋情曝光而一夜成名,她因在微博上晒出王石为她做的红烧肉,一度引来话题不断,昨日她就笑言王石虽然是大忙人,但也会经常抽空做饭给她吃,“其实我们身边有很多会做饭的朋友,但是我还是觉得家里的饭是最香的!”

田亮一家获得了“年度家庭榜样奖”,昨日叶一茜代表全家领奖,田亮和女儿Cindy却没能赴现场共享荣誉。叶一茜透露,两人正在广州拍《爸爸去哪儿》的电影,间接证实了电影版《爸爸去哪儿》开拍的消息。说起Cindy,叶一茜一脸自豪,直夸她是一家人的成绩单。她又透露,田亮作为父亲成绩已经合格,“我现在可以完全放心把Cindy交给他了!”叶一茜还透露,已经有计划让Cindy拍广告,“不过她每次在公众面前露面,我们还是要替她把把关”。

原标题:田朴珺:王石曾触碰我的禁忌不介意我有男闺蜜

原文链接:http://news.cnwest.com/content/2013-12/11/content_10448956.htm

稿源:西部网

作者:

首页前一页[7][8][9][10][11][12]

临沂得了卵巢囊肿该怎么办http://m.mingyihui.net/article_47447.html

北京扁桃体炎医院https://mip.mingyihui.net/hospital_13222/department_84515.html

菏泽宫腔粘连这个病治疗起来贵不贵http://m.mingyihui.net/article_55581.html